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國立陽明交通大學保護智慧財產權專區

科學界的專利戰爭!將由誰掌握 CRISPR / Cas9 基因編輯專利?

“訂製嬰兒、抗瘧疾蚊、基因治療,這些關鍵詞讓你想到什麼?”

 

    沒錯,就是基因編輯技術,而目前最廣為人為知、發展較成熟的編輯方法便是 CRISPR,但使他更有效率的關鍵則是一種酵素:Cas9,而這項CRISPR/Cas9技術,目前則有科學界的兩大團隊,正進行他的專利爭奪戰!

        CRISPR/Cas9的原理是來自於細菌抵抗病毒感染的防衛機制,在第二次遭受同樣病毒感染時,便會從上一次遭受攻擊的DNA片段記憶來比對:該病毒是不是敵人?

    若答案為「是」,就會立刻進行DNA的「割裂」(可以想像成一發現同種外敵入侵時,直接大刀一揮!將敵首一斬!),這可以有效的阻止病毒複製,並將想入侵的病毒阻擋在外。

    我們該如何去理解CRISPR?這和我們平時使用的文書軟體中的「剪貼簿功能」,有異曲同工之處,就是利用他的「剪下」功能將要剪接的地方,造成DNA的斷裂後,再進行貼上的功能,接上「外來DNA修復模板」,也就是我們期望修復的樣式。(斷裂的DNA會啟動修護功能,此時便有機率使用我們指定的DNA修復模板。)

    這項技術將替代掉過去繁複、高成本,並且一次只能改變「一個基因」的編輯方法,如:ZFN鋅指核酸酶(zinc-finger nuclease)或TALEN標靶基因剔除工具(Transcription Activator-like Effector Nucleases)。

    這一切都從於20154月時,詹妮弗·杜德納(Jennifer Anne Doudna)所任職的加州大學,要求美國專利商標局(USPTO)撤銷張峰所任職的麻省理工學院Broad研究所,有關於CRISPR/Cas9的十項專利開始的。

“若 Doudna選擇「晚一天」提交申請,很可能就沒有現在這些爭議了!”

    這案件最有趣的地方在於,剛好橫跨到2013316日起,美國新專利法從從「先發明制」(First to invent)改採「先申請制」First-Inventor-to-File(FITF)制,並同時修改專利法第 102 條 (35 U.S.C. §102(g)),以歷程調查程序 (Derivation proceeding)取代專利衝突程序(Interference proceeding),那這時候到底該使用新法踩「先發明主義」還是舊法「先申請主義」呢?

    在這個案件中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於2013315號申請,而張峰團隊的申請日雖整整晚了七個月(20131015日),但他們有花費大量金錢使用USPTO所提供的優先審查服務(track one),因此早於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,於20144月便獲得了USPTO核准專利。

    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當然非常不滿,因此於20154月要求USPTO撤銷張峰團隊的專利,不過相當不利的地方是,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的申請日,恰恰好是「新法施行的前一天」,因此還是採舊法的「先發明主義」,而不是新法下的新申請主義,因此在這爭議發生後,還是需回去審查誰才是先發明CRISPR/Cas9基因編輯技術的人。(如果採先新法的新申請主義,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很有可能就是最先申請的團隊,而直接獲得專利權。)

    因此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向USPTO提起專利衝突程序(Interference proceeding),來確定到底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還是張峰團隊是最先發明者?

    基因治療的腳步越來越快,最近在治療愛滋病(人類後天免疫不全病毒,HIV)與癌症上都有所突破,若這項技術可以成功,並成為未來的醫療主流,對於人類的影響與帶來的價值,將難以想像的龐大,而目前已知使用CRISPR技術投入基因治療研究的生物科技公司,分別為Editas Medicine (張峰為該公司的創辦人之一)、CRISPR Therapeutics (創辦人為Emmanuelle Charpentier,曾經與Doudna進行研究合作)與 Intellia Therapeutics (Doudna的所屬實驗室所創辦),雖然官司爭議持續發燒,但依然不阻礙他們將基因治療商業化的腳步。

 

案件最近有什麼新發展?

 

 一、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獲得了新專利

Doudna團隊取得了可能阻擋張峰團隊的決定性專利!” 

美國專利商標局(USPTO)於今年226日將一項CRISPR專利(51,580,795)給予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,因為張峰的專利只描寫關於Cas9CRISPR的應用,但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取得的新專利,似乎是包含其他對CRISPR的應用的方法,因此不限於Cas9而有更廣的範圍,所以即便詹妮弗·杜德納團隊輸掉官司,他們依然有機會使用這項專利,去阻擋張峰團隊使用CRISPR的編輯技術。

二、在2016310號雙方團隊與法院進行了電話會議

Doudna團隊認為張峰的專利是通過「詐欺」取得!”

Doudna團隊的律師聲稱,所有張峰所任職Broad實驗室所取得的CRISPR專利(約十二件),都是以詐欺的「不公平」行為(inequitable conduct)獲得的,張峰在任何提交的實驗數據或結果中,都從未提到使用tracrRNA的技術,因此可以證明張峰團隊在申請專利時,對美國專利商標局(USPTO)故意提交錯誤的重大訊息,讓美國專利商標局(USPTO)誤信該團隊已完成說明書上的成果。

 

三、和解的可能性?

”目前張峰團隊與Doudna團隊都尚無和解的跡象。“

在電話會議結束後,三位法官有詢問雙方當事人是否有意想進行和解?張峰團隊的律師Steven Trybus表示:「目前尚未有任何和解討論的行動,但如果對方有意願則不會排除這個可能性,但目前是沒有管道或機會去進行談判。」
Doudna團隊的律師Todd Walters也表示:「目前我們雙方都沒有開始任何正式的協商。」

 

四、法院也公開了接下來會考慮申請的內容決定是否核准

法院敲定了訴訟程序,將於今年底十一月十七日進行言詞辯論程序,同時法院也公開發佈了他們的申請,提供了他們接下來會怎樣判斷這案件的基準。

資料來源:智由博集

http://www.proguidescreen.com/?p=6619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